歡迎來到開封市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社保事業花紅果碩

2019-10-15 12:24:29
70載披荊斬棘,風云激蕩;70年砥礪耕耘,追夢前行。

  70年來,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社會保障作為民生安全網,社會穩定器,作為與我國各階段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相伴而生的公共政策和制度安排,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城鎮到農村、從職業人群到城鄉居民的發展過程。

  70年來,我國社會保障“啃下了不少硬骨頭,闖過了不少急流險灘”,通過調整社保項目和標準,始終助力國民經濟持續穩健發展,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讓億萬百姓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提升。

 
 
 

統籌連城鄉   “一步越千年”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逐步建立了與計劃經濟體制相適應的勞動保險制度。“文革”時期,勞動保險制度從國家分級管理逐漸變為企業預算管理。1978年,在北京三里河一個地震棚里起草初稿的“104號文”頒布,恢復了在“文革”時被中止的退休退職制度。

  “百尺高臺,起于壘土。”上世紀80、90年代,社保改革號角首先在城市吹響。伴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實踐,我國先后探索了退休費用社會統籌、“統賬結合”“兩個確保”、行業統籌等工作,2005年在總結東北三省城鎮社保體系試點成果等的基礎上,出臺關于完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決定,將參保對象擴大至城鎮各類企業職工、個體工商戶和靈活就業人員,這標志著我國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本定型。職工醫療保險經過1994年開始的“兩江試點”,1998年發布關于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實現了原公費、勞保醫療向社會醫療保險的轉軌。與此同時,我國還相繼建立了失業、工傷、生育保險制度。

  2010年是個值得銘記的年份。這年社保法在歷經從起草到頒布整17年“打磨”后“誕生”。中國社會保險學會會長、人社部原副部長胡曉義認為,社保法將改革開放以來社會保險改革發展的豐富實踐上升為國家意志,彌補了我國法律體系框架中社保立法的空白。

  “民之所望,施政所向。”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社保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社保大事,社保的公平性、適應流動性、可持續性顯著提升,特別是城鄉統籌邁出新步伐。

  2014年,我國將新農保、城居保兩項制度合并,建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這是我國建設普惠性社會養老保險制度的大膽嘗試。此外,“第二支柱”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建設進展喜人,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在上海、福建等地試點,推進了多層次養老保險體系建設;跨制度、跨地區轉移接續基本養老保險關系的政策體系也基本形成。

  為統籌城鄉居民醫保體制,國務院2016年發布整合意見,指導各地將新農合、城鎮居民醫保兩項制度合并為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此外,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實現全覆蓋;異地就醫住院費用即時結算目標也基本實現。

  為徹底解決養老保險“雙軌制”問題,我國推進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養老保險制度改革,補上了最后一塊養老保險“拼圖”。至此,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和企業職工兩類人群的養老保險統一實行社會統籌和個人賬戶相結合的制度模式。

  “治國有常,而利民為本。”在社會保險體系不斷改革完善的同時,我國的城鄉社會救助體系、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住房保障、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等也取得了輝煌成就。

  經過70年的不懈努力,我國已基本建成以社會保險為主體、城鄉統籌的社會保障體系,“老有所養、病有所醫、失有所助、傷有所保、住有所居、困有所幫”的千年夢想之花正精彩綻放。

 
 

全民享社保   中國作表率

 

  “惟改革者進,惟創新者強,惟改革創新者勝。”在計劃經濟時代,我國社會保險主要覆蓋的是國有企業;改革開放后,社保覆蓋范圍從國有企業向多種所有制組織、從企業職工向靈活就業人員、從城鎮居民向農村居民擴展。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全面實施全民參保計劃”的要求后,各地人社部門快馬加鞭:四川省各地成立“馬背工作組”“摩托車工作組”,深入“懸崖上的村莊”“云朵上的羌寨”等地區扎實擴面;云南省則依托數據支撐,實施精準擴面行動……政策的落地落實落細,正助力小康社會“人人享有社會保險”的夢想照進現實。

  截至今年6月底,全國參加基本養老保險人數為9.47億人,比上年底增加443萬人。截至今年7月底,全國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參保人數為5.25億人,其中領取養老金人數1.58億人。截至去年底,全國有8.74萬戶企業建立了企業年金,參加職工為2388萬人;職業年金也在穩步推進。

  截至今年6月底,全國參加失業保險人數為2億人,比上年底增加328萬人。2018年,各地共為452萬名失業人員發放了不同期限的失業保險金;失業保險金月人均水平1266元;全年共為領取失業保險金人員代繳基本醫療保險費92億元;全年穩崗補貼惠及職工6445萬人,技能提升補貼惠及職工60萬人。

  截至今年6月底,全國參加工傷保險人數為2.45億人,比上年底增加650萬人。2018年,全國新開工工程建設項目工傷保險參保率為99%;全年認定(視同)工傷110萬人,評定傷殘等級56.9萬人;全年有199萬人次享受工傷保險待遇。

  目前全國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數超13億人,全民醫保基本實現。

  上述數據表明,我國已經建立起世界上規模最大、覆蓋人群最廣的社保制度體系。國際社會保障協會前秘書長康克樂伍斯基由衷地說:“不算中國,全世界社保覆蓋面只有50%,算上中國就達到61%,中國推動世界社保覆蓋提升11個百分點,為其他國家作出了表率。”鑒于此,國際社會保障協會在2016年巴拿馬全球大會上將至高獎項——“社會保障杰出成就獎”授予中國政府。

 
 

待遇穩步漲   “日子更得勁”

 

  “我的養老金又漲了186.79元!”今年8月,養老金上漲了,家住河南省焦作市溫縣的司馬云祥老人碰到熟人就“炫耀”一番。老人2003年在企業退休的時候,養老金每月430元。“從2004年開始,養老金漲得很快,目前我每月能領3311元,生活上足夠了。養老金年年漲,日子更得勁!”老人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

  司馬云祥的感受源于國家從2004年起連續上調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

  從那時起到2019年,我國已連年上調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自2016年起,國家統一安排,同步調整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水平,進一步體現了各類退休人員待遇調整逐步“并軌”的方向和規則公平。2019年調整待遇,有1.18億名退休人員受益。這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措施,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對廣大退休人員的親切關懷。

  年近八旬的彝族老人孫子哈休,家住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的小山村。他說:“我的孩子們生活也不富裕,他們打工回來時才可能給我些零花錢。”老人從不主動向孩子們要錢,能扛就自己扛著。“養老金實在太重要了,解決了大問題。我可以買東西吃,可以買衣服穿,過年還可以殺一頭豬,腌制很多臘肉,吃很長時間。真沒想到農民也有了養老金!”

  2009年啟動試點時,我國城鄉居保基礎養老金每月55元,2014年、2018年進行了兩次調整,分別漲到每月70元、88元。人社部農村社會保險司司長劉從龍表示,2018年人社部、財政部印發了《關于建立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確定和基礎養老金正常調整機制的指導意見》,標志著我國建立了正常的養老金調整機制。截至2019年7月底,全國城鄉居民平均養老金為162元。

  除養老保險待遇外,參保人員的醫療、工傷、失業等社會保險待遇水平也大幅提升,這離不開社會保險基金的科學投資運營、保值增值。特別是近幾年,我國建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全面推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社保降費率穩定經濟發展大局等措施落地,為今后穩步提升各項待遇水平夯實了根基。

 
 

服務更便捷   “幸福滿滿的”

 

  “您好,奶奶,我們現在推出了人臉識別APP認證,您可以用手機下載軟件進行刷臉認證。”李奶奶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二師的一名退休人員,退休后一直在廣東居住,以前都是采用與工作人員視頻聊天的方式認證。今年,兵團推出了“掌上12333社保自助認證”軟件,她在廣東足不出戶就可以輕松完成認證了。

  李奶奶們能享受到貼心的認證服務,得益于2018年人社部全面取消了領取社會保險待遇資格集中認證。這和人社部門深化“放管服”改革,轉變政府職能,強化作風建設有著密切聯系。

  社會保險公共服務是黨和政府聯系群眾的紐帶,直接關系各項社會保險政策實施效果。多年來,我國借助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不斷提高社保公共服務的規范化、信息化、專業化水平。目前,從中央到省、市、縣、鄉鎮(街道)的五級社保管理體系和服務網絡基本形成,可為參保單位和群眾提供社保登記、待遇支付、政策咨詢等更便捷可及的優質服務。

  “我媽快退休了,也不知道能領多少養老金,天天念叨,我現在就替她測一下”“這個平臺可以查詢就近辦理社保業務的網點,太方便了”……今年9月15日正式上線的國家社會保險公共服務平臺可謂“花香蝶自來”,吸引了很多網友的目光。

  近年來,我國推進“金保工程”,實施“互聯網+人社”2020行動計劃,積極開展電子社保建設,優化、簡化經辦服務流程,提供“一網、一門、一窗、一站”通辦服務,讓參保單位和群眾足不出戶、點點鼠標即可辦結事項。

  社保卡是群眾享受公共服務的重要載體。人社部信息中心主任翟燕立介紹,目前全國持卡人數達12.93億人,電子社保卡已在99%的發卡地區開通服務,應用范圍不斷拓展。電子社保卡實現了線上線下融合、全國一卡通用,真正做到了群眾走到哪里,服務就跟到哪里。

  小康在望千秋業,社保征程不了情。黨的十九大報告對社保建設作出了重要部署,隨著各項改革措施的落地,社保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正在得到有效解決,我國多層次的社保體系更加成熟定型,一個人人享有社會保障的時代即將到來。

上一篇:國務院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領導小組通報2018年度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工作考核情況并約談有關省級政府負責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北京快3开奖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