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開封市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

這筆工傷費用該由誰承擔?

2019-10-11 12:41:20
案情簡介

 

 

2018年5月24日,周某入職上海A公司從事快遞員工作,雙方簽訂了期限為2018年5月24日至2019年5月23日的勞動合同。入職后A公司并未要求周某提供上家離職證明,也未及時幫周某辦理招工手續及繳納社保,11月16日,周某在送快遞時發生交通事故,A公司積極配合有關職能部門辦理工傷認定,經鑒定周某因工致殘程度十級。

 

事故發生后A公司準備為周某繳納社保時,發現周某的網上招退工記錄顯示在上家單位未退工狀態,即周某在入職A公司時未從上家單位退工。A公司認為因周某上家單位未給周某辦退工導致其無法操作辦理周某社保,不能繳納社保的過錯并非其導致,周某和其上家單位均有責任。周某表示自己也是經A公司通知才知曉上家單位倒閉而未退工情況,確認后第一時間去相關職能部門辦理了退工,入職后A公司未履行法定繳納社保義務,過錯在單位,故向仲裁委主張要求A公司支付工傷十級對應的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和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

 

 
 

 

 

爭議焦點:

無法繳納社保導致無法享受工傷待遇的過錯由誰承擔?

 

 
 

裁決結果:

 

仲裁委經審理后支持了周某的請求。

 

 
 
 

評析:

本案中A公司認為因周某上家單位未辦理退工手續的事實一直持續至周某發生工傷事故,退一步講就算A公司于周某入職一個月內積極幫其繳納社保,但因周某的未退工狀態導致新單位A公司無法繳納社保,所產生的風險應當由周某及其上家單位分攤,并非A公司的責任。本會認為首先A公司作為用人單位,理應在入職前對勞動合同相關的基本情況具有知情權和審查權,基本情況包括求職者的退工情況,必要時甚至可要求周某提交上家單位退工的書面證明材料,本案中A公司并未對周某入職做嚴格審查,應承擔相應用工風險;其次根據滬勞保就發[2003]28號規定:用人單位招錄勞動者,應自招用之日起30日內向本市勞動保障部門所屬的職業介紹所辦妥招工登記備案手續。根據《社會保險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用人單位應當自用工之日起三十日內為其職工向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申請辦理社會保險登記。自2018年5月24日周某入職開始,A公司一直未在法定期限內為周某辦理招工手續,也未依法及時繳納社會保險,直至11月周某發生事故后才發現其社保無法繳納,顯然A公司一直怠于履行社保繳費的法定義務。綜上無法繳納社保導致周某無法享受工傷待遇的過錯應由A公司承擔,仲裁委支持了周某的主張。 

 

根據《社會保險法》規定,用人單位承擔法定繳納社會保險的義務,應主動依法及時為勞動者辦理社保登記,但同時勞動者有義務去配合單位辦理繳納社保的手續。實際操作中若單位有主動繳納社保的行為,應當及時告知勞動者協助辦理,若因員工自身問題不配合導致無法辦理社保手續,企業可在規章制度中規定該情形可作為解除事由。但是若單位在法定期限內怠于履行繳納社保的義務,因勞動者的原因導致的社保無法繳納風險視為用人單位的容忍默認,過錯傾向于用人單位承擔,風險轉移至企業。因此在實際用工中用人單位應當主動適用知情和審查權,對入職的員工做好基本情況背景調查,依法履行社保繳費義務,避免此類用工風險。

 

 

來源:上海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

上一篇:上班途中因對面車輛閃光摔傷是否屬于工傷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北京快3开奖软件下载